Featured Post

雨後除濕防霉解方

連日大雨,鞋子濕掉了而且臭臭的嗎?做個抗菌乾燥噴霧來 噴鞋子吧!氣味清新,鞋子乾燥,人也會比較舒服些。 準備好30毫升噴瓶、75度家用消毒酒精、白千層精油( 或茶樹精油)、檸檬精油(加一點檸檬氣味清新提振,也具 殺菌作用) 在噴瓶內滴入20-30滴左右的複方精油,再倒滿酒精(...

Friday, January 13, 2017

泡澡時稀釋精油的基質推薦

冬天到了,我們都很喜歡泡澡,尤其冷冷的溫度裡,點個小蠟燭,在浴缸裡面暖暖香香的泡著,沈澱一天思緒,擺脫疲倦,是冬日夜晚的一大享受。

上芳療課或是之前看芳療書籍,都有提到在流動的水裡面滴入精油,我自己上芳療課也這樣教過。但其實仔細想,這樣的精油泡澡,偶爾在冬季這樣直接滴入浴缸泡幾次,是不至於引起過敏或皮膚刺激反應,但精油不溶於水這一點終究是事實,泡進浴缸裡面靜心下來泡澡的時候,油花就會漂在水面上了,遇到皮膚一樣是直接接觸。對於皮膚比較細緻或敏感的人來說,也很難說是否泡久了是否會出現過敏性皮膚炎。

所以,我今天讀到經常發文分享與指導大家精油相關知識的老闆 Nature's Gift 的老闆 Ms. Marge Clark 的部落格這篇文章,裡面提到泡澡精油的乳化基質選項,就想也摘要重點翻譯跟大家分享。以下的內容是綜合了文章內推薦的基質,加上我自己的心得整理,給大家參考。

泡澡精油的基質與評論如下 ─

  1. 直接滴精油:比較不建議。如果手上沒有任何介質又很想要泡,就滴數少一點,並且在踏入浴缸的時候記得要撥動水,讓油花暫時打散不會集中在某一處,比免坐入浴缸時直接接觸到「重點部位」的敏感皮膚或黏膜組織。
  2. 浴鹽:把精油滴在浴鹽裡面,到了水裡浴鹽會溶解,精油一樣飄到水面,所以也不建議。
  3. 調在植物油裡面:稀釋於植物油裡面再滴入浴缸,算是有稍微稀釋,不過浴缸會油油的,洗完澡還要刷浴缸,小麻煩。(願意刷浴缸的話就沒問題了。)
  4. (這一點是阿娥的)調好在植物油裡面,抹在身上再進去泡澡:只要稀釋的劑量是全身塗抹的安全劑量,這樣很安全,但一樣會有泡完澡後要刷浴缸的問題。但我個人最常使用的其實是這個方法,植物油還可以滋潤冬季乾燥的肌膚,避免在泡熱水澡後又流失更多的油脂。至於浴缸油油的問題,個人造業個人擔,洗完澡指使自己老公刷浴缸就是了。XDDD
  5. 調和在蜂蜜中再倒入水裡:效果還算不錯,但是不夠完全。
  6. 全脂牛奶,或是鮮奶油(cream)更好,可以充分乳化精油後溶於水裡。阿娥補充:可以買喝咖啡用的鮮奶油球,雖然不建議食用(奶油球裡面多半是植物性的反式脂肪),但用來泡澡外用無妨。
  7. 把精油加在液態皂裡面效果也非常好。
  8. 乳化劑 Polysorbate 20(Tween #20,台灣很多化工行有賣)也可完全乳化使精油溶於水,有時還會起一點泡泡。泡熱水澡的時候有泡泡其實還蠻搭的。

簡單結論:全脂牛奶、奶油球、植物油、液態皂、乳化劑,都是推薦的基質。

以上的整理綜合了阿娥的使用經驗,請參酌。

參考資料出處: http://naturesgiftaromatherapy.blogspot.com/2017/01/the-things-we-used-to-know.html#ixzz4Vdd2F6T3

【精油安全指南】Essential Oil Safety Guidelines 重點摘譯

<前言>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到各種朋友、學生提供的「吃」精油,或不稀釋塗油的驚悚故事,追到源頭多半是沒有經過訓練的銷售業務,跟身體有恙急需求解或是不求甚解的消費者,組合起來造成可能的各種致敏甚至灼傷的風險。 
這一篇是Dr. Tisserand老師網站上面關於精油用油安全的指導原則。文章不算短,但用字也不難,英文可以的朋友,建議閱讀原汁原味的原文,大師的悉心整理與遣詞用句,可以在文字當中讀到。底下提供的是我的「畫重點」翻譯(翻完發現都快翻整篇了,都很重要啊),提供給各位對精油使用有興趣的朋友們參考。如果可以,還是去上課跟著老師把需要的基礎知識上一輪,學會如何稀釋精油,什麼是安全劑量,芳療上常用的基質有哪些,可以如何應用在生活層面中,這樣會是比較妥善的方法。 
然後呢,認真打個廣告,阿娥芳療手作教室的芳香保健DIY系列課程就是為這個目的而設計的,希望大家都可以學會在生活中如何安全的使用精油、藥草、植物油等植物的精華來照顧與保養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課程報名連結在這裡 -> http://handmadesoap.com.tw/products/aromaticsdiy。)

以下開始畫重點翻譯整理


How to Use Essential Oils Safely General Safety Guidelines

文章出處
http://tisserandinstitute.org/safety/safety-guidelines/

如果你完全沒有時間可以讀文字,看這一行就好 -->

不可以把未稀釋的精油直接塗在皮膚上。

精油是極度濃縮的植物精華,裝在小玻璃瓶子裡面的精油,濃度可能是植株本身活性成分的的50-100倍,使用全株藥草與藥草萃取物的安全方法,與使用精油的方法是不一樣的。

最高指導原則:不可以把未稀釋的精油塗在皮膚上。就這樣。最常見的精油引發的負面反應,每年大概發生在有數百到數千人身上,就是皮膚敏感反應。而這種皮膚過敏反應,最常見的原因就是使用未稀釋的精油。原因通常是(1)無知,沒有人跟你說不應該這麼做,或是(2)有人跟你說可以這樣塗油,跟你說這是安全的。(娥註:看到這裡趕快去揍那個跟你這樣說的人,跟他說不可以這樣用也不要再到處教別人這樣用了!)

局部用油的建議劑量
使用部位稀釋濃度
臉部保養0.2 - 1.5 %
身體按摩1.5 - 3 %
沐浴身體產品1-4%
特殊問題4-10%
疼痛、傷口5-20%

兒童使用的劑量,請看底下另外一個表格。 

有些精油例如檸檬香茅、丁香或肉桂皮等,比其他精油更容易造成皮膚過敏反應,但是,經常被提出導致過敏的精油卻多為相對安全的精油,因為未經稀釋使用的緣故。導致過敏或不良反應的原因,並非精油不純。通常那些告訴大家精油很純正不會有問題的公司,他們的產品引發的問題最多。簡單的說,稀釋與風險有直接的關連,而且這是皮膚學與毒物學上都非常清楚的的現象。

如果你對某個精油有過敏反應(過敏性接觸皮膚炎),你的免疫系統已經被誘發,通常就是一輩子了,所以你就必須考慮永遠避開那個精油。如果只是皮膚上的發紅(刺激性接觸皮膚炎),沒有牽涉到免疫系統(通常是因為使用不當),那就又另當別論。

泡澡
避免把精油直接滴在泡澡缸裡面,因為精油並不溶於水,漂浮在水面的精油就會在無稀釋的狀態下直接接觸到皮膚。應該調在植物油或是乳化劑等基質裡面,全脂牛奶就是很好的基質。(娥註:稍後我再補充哪些是好的精油泡澡基質翻譯好了,在這裡。)

耳朵
未稀釋的精油不可以滴到耳朵裡面,但稀釋過的精油可以滴在棉花球上半塞入耳部。

眼睛
不可以把未稀釋的精油滴在眼睛上,會造成灼傷甚至失明。稀釋過的精油可能可以用在靠近眼部的區域,但另有指導原則。

口服
除非有合格的護理/醫療人員指示或處方,不可以口服精油。口服精油的風險很高。不管是未稀釋純油或是滴在水裡面,都有造成口腔/胃部刺激不適的風險。黏膜的結構比體表皮膚更為敏感,但我們的腸胃只有在受傷已經很嚴重的時候才會發出訊息。

嗅吸與擴香
不建議直接而強烈的嗅吸精油超過15-20分鐘,例如蒸氣嗅吸法。但空間擴香不在此內。空間擴香應採取間歇性薰香,例如擴香30-60分鐘後休息30-60分鐘。

氣喘
雖然香水已知可能使氣喘加劇,精油則仍無此類記錄。但有鑑於偶發事件記錄,仍建議氣喘患者避開特定可能誘發氣喘的精油。

直火
精油是易燃物,不要靠近任何火源。

兒童
精油應保存在兒童不可拿取的地方,也不要讓孩子直接拿精油瓶。2歲的孩子就有可能打開瓶蓋把內容物喝下去。雖然精油瓶有內塞,但幼童習慣吸吮液體,最後可能就得去急診室報到。安全起見所有精油應該放在有child-proof瓶蓋的瓶子裡販售,避免意外發生。


兒童用油的建議稀釋劑量
年齡範圍稀釋濃度
3個月以下0.1 - 0.2 %
3-24個月0.25 - 0.5 %
2-6歲1-2%
6-15歲1.5-3%
15歲以上2.5-5%

用油禁忌
如果你有皮膚症狀,懷孕,有癲癇或氣喘,或者正在進行服用處方藥的療程,或懷疑自己有任何的症狀,請先諮詢醫師或適合的醫療人員,再使用精油。

以上是安全使用精油,降低用油風險的一般準則。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快譯】Ashes to Ashes 手工皂白粉釋疑

文章出處: Chemistry 101: Ashes to Ashes, by Kevin Dunn


手工製皂者有時會在皂的表面看到一層白色的結晶,我們常稱之為 soda ash (台灣稱之為白粉)。有些人可能以為這個詞裡的 ash  是因為這一層白色物質摸起來很像灰的質感而來,但這事實上要回到工業化學的初始年代。早在大型跨國企業或大型製造工廠出現之前,業界使用的鹼性物質(lye)是透過三種商品的製造過程產生的:玻璃、紙張和肥皂。

最早開始進入商業生產的鹼是鉀鹼 (potash),是透過以水浸木灰的方式提煉製造。之後再將充滿鹼的水在鍋中煮沸到乾,保留在鍋中殘留的白色固體,就叫做 pot-ash 鍋裡的灰。將油脂與鍋裡的灰加在一起煮滾,產生液體皂,再加入鹽轉化為固體的肥皂。後來製皂者發現改煮海藻以代替木灰,產生出來的灰可以直接做成固體皂,不需要再加鹽。這種灰當時叫做蘇打灰 soda ash。

幾個世紀過了,製皂的流程逐漸演進。將石灰石加熱至高溫,變成另一種更便於利用的鹼石灰 lime,之後可以與鉀鹼或蘇打灰結合,以製造更強的鹼 ─ 苛性鉀和苛性鈉。到了十九世紀初期,苛性鈉已經成為新興化學工業最重要的產品,主要用於肥皂生產。時至今日,蘇打灰仍是一項重要的商品,在超市裡面以「洗滌蘇打」出售。

在第一輪的化學工業化過程中,鹼的化學被研究出來。鉀鹼和蘇打灰的成分被檢定出來,分別為碳酸鉀K2CO3,和碳酸鈉 Na2CO3。鹼石灰 lime的成分則是氫氧化鈣 Ca(OH)2。苛性鉀和苛性鈉則分別是氫氧化鉀 KOH和氫氧化鈉 NsOH。將蘇打灰轉換為苛性鈉的化學方程式如下:

Na2CO3 + Ca(OH)2 = CaCO3 + 2 NaOH

請注意在這個化學反應裡面,碳酸鈉和氫氧化鈣這兩個化合物只是交換姓名而已,直接變成碳酸鈣和氫氧化鈉。

手工製皂者仰賴的是氫氧化鈉和油之間的反應,但是對氫氧化鈉與空氣之間的反應比較不熟悉,而這部分的化學,正是瞭解肥皂上的白粉形成的關鍵。要瞭解這個現象,我們要先特地製作一塊不好的肥皂。準備兩個保麗龍咖啡杯,其中一個有蓋,保鮮膜,棕櫚油,氫氧化鈉和水。加一點你最喜歡的深色色料的話,會讓白粉更明顯。秤100g融化的棕櫚油放入第一個杯子裡,加入少許色料。在第二個杯子裡面溶解23g的氫氧化鈉於46g的水裡面。將氫氧化鈉溶液倒入油裡面,接著將杯子表面用保鮮膜蓋住,再把蓋子蓋上密封住。搖動杯子以徹底混合皂液,緊壓蓋子避免漏出。你會聽到並感覺到杯中的皂液越來越濃稠,接近trace的狀態。放置隔夜讓皂化反應完成。這樣做出來的皂會有過量的氫氧化鈉。

第二天打開杯子的時候,皂看起來應該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你的操作正確,這杯皂應該是過鹼。要確認這一點,可以在肥皂上面低幾滴酚酞指示劑,顏色應該會呈粉紅色。請注意酚酞指示劑常以酒精溶劑形式販售,這個溶劑正是我們需要的檢測工具。水性溶劑無論如何都會變成粉紅色,無論皂是否過鹼。

要產生出真正的 soda ash,只要把蓋子打開再靜置一天。在這段時間內,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會跟皂表面過量的氫氧化鈉起反應,如以下方程式所示:

2 NaOH + CO2 = Na2CO3 + H2O

所得到的碳酸鈉在表面形成白色的結晶,就是氫氧化鈉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接觸的結果。碳酸鈉跟氫氧化鈉比起來鹼性要弱很多,並不會改變醇基酚酞指示劑的顏色。圖一即為用紅色氧化鐵染色的棕櫚油皂表面形成的白粉。表面的切口露出底下肥皂的顏色。

在正常的沒有過鹼的肥皂上面,白粉又是如何形成的呢?如果肥皂在剛做好的4-8小時內接觸空氣中的二氧化碳,皂的表面尚未反應完全的氫氧化鈉就會變成碳酸鈉。最好的預防方是就是在這期間把肥皂蓋起來。如果你的皂模有蓋子,蓋起來就足夠了。如果沒有,在皂上面蓋一層塑膠/保鮮膜也可以。覆蓋的表面並不一定需要接觸到肥皂表面,只是需要防止新的空氣進入。任何夾在保護塑膠膜/片與肥皂表面的二氧化碳,產生出來的白粉量很少,不太會被注意到。

白粉並不會造成傷害,且因為它非常溶於水,稍微噴水很容易就可去除。但我們特地製作出來的過鹼的皂,白粉則會在新鮮的表面上反覆出現。在你把皂切開的時候,一開始看起來皂的表面很正常,但白粉會逐漸在幾個小時候新形成的切面出現。一直切下去,白粉就會一直出現,直到所有過多的鹼都已經反應完畢。是適合闔家觀賞的小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