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為什麼要分析精油的化學?Reductionistic vs. Holistic

很久以前寫在部落格的 一些思索 ,後來整理補充收錄進了 女巫阿娥的居家香草保健萬用書 裡面。這兩天為了整理 植物油專論課程 講義,又翻出來讀了一遍。全文收錄下方。 ──── 為什麼要分析精油的化學?Reductionistic vs. Holistic 研究或喜愛香藥草保健的朋...

Tuesday, September 20, 2022

為什麼要分析精油的化學?Reductionistic vs. Holistic

很久以前寫在部落格的一些思索,後來整理補充收錄進了女巫阿娥的居家香草保健萬用書裡面。這兩天為了整理植物油專論課程講義,又翻出來讀了一遍。全文收錄下方。

────

為什麼要分析精油的化學?Reductionistic vs. Holistic

研究或喜愛香藥草保健的朋友,多半是全人與整體療癒的信仰者。從整體醫學觀的角度來說,有些時候看見化約論者對單一成分或特定化學分子的療效(正面與負面)的執著,其實會搖頭或不能理解。我們在精油運用的文獻或臨床的運用上,有時會看到在以蒸餾或酒精浸泡萃取的方式處理藥草之後,少掉了某個具有獨特療效的分子,但萃取物成品卻仍可展現那個缺席成分的療效,這是化約論無法解釋的 ─ 不存在的成分,如何還能夠發揮療效?

反過來從化約論者的角度來說,不研究單一分子,一味的強調整體效益,混淆的變項太多,非常難以釐清究竟是那個成分有所功效,要如何能夠下定論,又如何複製療效。

在研究精油與藥草保健的路上,在深受精油化學吸引的同時,我也自問過很多次,芳療師為什麼要研究精油的化學,或是分子在人體生理學上的代謝途徑,要研究到什麼程度。在此同時,我也在很多文獻的研讀與實際的應用上,體會到每株植物確實具有它獨特的整體療效,不是分離出來的單一成分可以解釋的。每位個案都是獨立的個體,對每個精油或藥草的接受度與療癒效果也都不盡相同。

這些年一步一腳印的摸索之後,我慢慢體會到單獨成分的療效研究,與整體觀的自然療癒醫學兩者並不衝突。在自我人體實驗,還有家人、朋友、個案中的無數應用體驗之間,我多次見證植物萃取物的療效,也懂得了在植物面前謙卑的態度。我們仍是應該嘗試著去瞭解植物在大自然生成、代謝衍生的各種成分,也試圖去瞭解植物為何生成這些成分,進而瞭解為何芳香分子如何對人體的身、心、靈有所助益。在努力瞭解植物含有的單獨成分療效的同時,仍應該感謝每一株完整的植物,因為有她們的存在與製造出這些代謝產物,讓植物得以防護保衛自己,也讓有幸與她們共同在這個地球上生存的我們得到療癒。

換個方式來說,把植物裡面的個別單一成分加總起來,不能代表一株植物的全面性療效,但是瞭解個別成分的結構與可能的效果,可以幫助我們更瞭解這株植物。

有段時間我喜歡一邊編織,一邊看電影或追劇。在某一齣美劇裡面,有一段桂冠詩人與物理學家的對話很值得參酌 --

詩人質疑物理學者,你如何在簡化一切的化約論中生活?如何能夠看見美麗?物理學家反擊,「你質疑我研究美麗事物的組成分子會讓我看不見美麗,讓我引用知名物理學家理查.費曼的說法、他說,我能看見比一般人更多的東西,我能夠想像細胞,也能體會花朵之所以進化,是為了讓顏色更吸引昆蟲,這也表示昆蟲能夠看見顏色,也許昆蟲跟我們一樣可以體會顏色之美。對這些細微成分的體會,只會增加世界的美感,不會減少。所以,詩人先生,我不僅只活在一個美麗的世界裡,我還瞭解這個世界為何美麗。」

這個論點,很能夠說服我這個有時不太能忍受純粹化約論論點的人。

劇中最後詩人在隔天的早晨把物理學家的論點,寫到他朗誦的新詩裡面。

Wednesday, August 17, 2022

Stop and Smell the Roses

上個月跟學生交換了一些香草,乾燥的,與小盆栽,都有。學生送我兩盆玫瑰,品種分別是 kimo 和秋日胭脂。

這個月內,兩盆玫瑰幼苗分別開花。想必在我家住得還算開心。 

Kimo


秋日胭脂
關於秋日胭脂:

夏花香氣較淡,單瓣,氣味有點葡萄柚/柑橘的聯想,淡淡的很清爽。
秋天再開的花瓣會比較厚也多層,然後是荔枝香味(學生說的)。

Tuesday, August 16, 2022

採收/乾燥香草的訣竅


拍這張照片時拉近鏡頭,被iphone和IG濾鏡處理過,看起來有點失真。貼這張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採收/乾燥香草的訣竅。

西洋藥草學課程我們有談到採收新鮮藥草的葉片部分,講義上我這樣寫(節錄):
(西洋藥草學的同學請看slide p.57)
--
葉片(地上部位):通常早晨、仲夏採收,葉綠素與芳香、藥用活性此時最為活躍。露水蒸發後,正午之前,避免溫度上升、光合作用開始,香氣也揮發掉。
採仍在生長的青壯葉片,花苞出現前。溫柔對待不要壓壞葉片。只採健康完整的葉片。
倒掛陰乾,酥脆(但不到粉狀)就可收入瓶內。大葉片可鬆鬆放在紙袋內吊著陰乾。

--
之前有同學在Line上面傳照片問我,老師我這樣乾燥可以嗎?我也回傳了我的照片跟她分享。看了我的照片她說,原來乾燥香草也可以這麼綠。當下我沒有繼續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同學的藥草是黃褐色,而我的乾燥藥草可以是綠色的。

上周末我在聖賀德佳藥草工作坊台下振筆疾書的時候,張隆仁老師提到,香草束最好的乾燥溫度是40-50度,這樣乾燥下來的香草,顏色綠,且可保留最多的香氣。那時我才忽然懂了,褐色的原因是把香草放在大太陽下直曬。

我分享一下我的實際生活操作。

我的藥草主要種在頂樓,我的頂樓分成三個空間,前方是藥草園,中間樓梯間傳統上的神明廳,我用來處理我的花草乾燥,各種手作的工作台面都在這裡,後方則是洗衣/晾衣空間。藥草園的香草可以採收時,即使只有「一心二葉」可以採,我就會用園藝剪或用手摘下,分類放在各自的容器(回收洗淨的紙碗/塑膠盒子等)裡面。如果有先沖水洗淨,就把水甩乾再放進去,隔日會記得翻面確認底面的水也有蒸散掉。這些用來陰乾各式香草的容器,都放在工作空間(室內)的落地窗旁,西曬,乾/熱。因為每天都要洗衣服,一定會到頂樓,也就一定會巡視一輪乾燥香草的狀態。

容器中的香草們,大概在頂樓/西曬這個環境裡面3-5天,至多一個星期,捏下去有酥脆感的時候,我就會放到瓶罐裡面密封收藏。密封罐的收納位置,不在頂樓,而是我工作的書房裡的書架上,或者樓下廚房的收納櫃裡面。

這樣的操作方式,一直以來我的香草香氣都保留得很好,顏色偏綠或帶著綠色調的淡褐色。跟大家分享,也希望大家都能採收/乾燥出鮮綠可口的香草。

Tuesday, June 28, 2022

藥草體驗分享


我最近報名(已面壁,報太多課程)上進階阿育吠陀藥草課程,老師這堂課「進階」的意思是偏重靈性與精神層面的體驗,雖然也會談生理療效,但重點是體驗藥草帶來的精神與心靈影響。這個禮拜我體驗的是 ashwagandha ,中文名稱是南非醉茄,或譯為印度人參(但跟人參一點關係都沒有)。阿育吠陀體驗藥草的方式,是以藥粉形式泡入溫水緩緩飲用,然後感覺這個藥草對你產生什麼效用,每個人的感覺不一定會一樣,所以放開心去體驗很重要。

將 ashwagandha 細粉以溫水沖泡緩緩飲用後,閉上眼睛體察身體、腦袋有什麼感受。我喝的時候感覺到從天靈蓋裡面(前額葉)向外打開一個空間,一直開到胸前,軀幹前方(體外)的空間。(很抽象很難形容)

如果去查ashwagandha的療效,包括滋補抗焦慮助眠等等,列出來一長篇,大家有空可以去搜尋。但體驗的重點在於但每個人的身心狀態不同,感受也會不同。

我對自己的詮釋是因為我是個kapha/vata人,身上(腦袋)慣性背負很多東西,星盤上看我自己也是土象居多,身體重、厚操煩,很會也很愛做計畫,導致前額葉很忙。所以ashwagandha對我的作用,就是幫我把很緊很忙很累的前額葉打開/鬆開。

在西洋藥草學課程群組裡,有同學分享了煮薑黃奶茶在熱天喝下去,感覺排汗而去掉燥熱的感覺,也是類似的體驗方法,雖然她感受到的主要是生理上的療效,但方式雷同,推薦大家可以用手邊的藥草細粉,不一定得是印度/阿育吠陀藥草,可以是任何藥草,煮茶後慢慢餟飲,觀察身心變化。

如果覺得自己「是麻瓜」、「感受力很低」,可以試試看在沖好茶等降溫前,先閉上眼睛,用內心掃描自己的全身,從頭、頸間慢慢往下,記住身體各部位的感覺。然後接著喝茶,再慢慢感覺,跟喝之前有什麼不同。做紀錄。

可以連續喝一個禮拜,慢慢感受這種深度認識一種藥草的方法。

Wednesday, June 1, 2022

嗅覺訓練 Smell Training

嗅覺訓練 Smell Training

近日台灣確診人數上升,我身邊也開始有朋友確診。這一波Omicron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到嗅覺喪失/弱化的症狀?



嗅覺與人的生活品質有極大相關,如果工作與嗅覺相關,遇到這樣的事情更是讓人感到困擾。這陣子聽一些芳療相關的線上講座,剛好又聽到了關於嗅覺訓練的內容,這一篇簡單以文字整理,提供大家參考。沒有嗅覺喪失的情形,也可以當作培養嗅覺靈敏度的練習。

以下描述的方法,是不少與嗅覺訓練相關的芳療機構推薦的,如果大家有興趣,也可以 google 搜尋 smell training。

1. 選擇香氣
選擇四種個性截然不同的香氣,不一定要這四種,只要是生活中熟悉、喜愛、可辨識、有記憶的香氣就可以。
· Clove 丁香苞
· Lemon 檸檬
· Rose 玫瑰(或天竺葵)
· Eucalyptus 尤加利
不熟悉精油的朋友,運用廚房內的香氣也可以,例如香蕉、咖啡、肉桂與檸檬等等。請選擇在嗅覺喪失/弱化之前就很熟悉的氣味。
拿一個空罐、裡面用棉片、棉球或試香紙滴入想要的香氣。在罐子外面標明每一罐的香氣名稱。

2. 嗅聞練習
不要直接拿精油瓶來聞,香氣太過於濃厚強烈。滴在棉球上放在空瓶裡面,讓香氣分子可以散佈在空罐的空間裡面,讓鼻子緩緩吸入。
請把香氣罐靠近鼻子,放鬆,慢慢的,溫柔的,淺淺吸入香氣(模仿兔子鼻子那種快速簡短的吸氣法),不要深呼吸,而是吸入讓香氣分子停留在鼻腔黏膜裡面。嗅聞的同時,在腦袋裡回想記憶中的香氣。每個氣味吸兩到三次,大概20秒左右就夠了。等候五分鐘,再換另一個味道,一來讓嗅覺可以休息片刻,另一個是可以讓大腦有時間連結香氣記憶。
嗅聞氣味的時候,可以同時回想這個氣味相關的經驗事件,有助於重新連結被病毒破壞/中斷的嗅覺神經。
請專心的嗅聞。(不要一邊看電視追劇,不要講電話,或有人在旁邊聊天。)
結束後,把罐子關好收起來,放冰箱或陰涼處,明天繼續。

3. 練習的時間
每天早晚練習一次,持續練習12-24週,幫助嗅覺神經重新與記憶連結,慢慢恢復嗅聞的能力。可以的話,儘快在發現嗅覺喪失就開始練習,12個月內會比較有效。
把每天的練習心得記下來,寫筆記/日記,記錄下嗅聞練習時的嗅覺體驗。
嗅覺訓練需要有耐心,但是持續的努力,就有機會恢復與生存攸關的重要感官。
參考影片:

Tuesday, April 12, 2022

桑葚果醬 Mulberry Jam

週末偷閒做了藍莓桑椹果醬,變成這兩天嘴饞的果醬吐司首選。烤好土司的時候,即使肚子不餓,循香而來的家人,每人最後都自己烤了一份。

春季正是桑葚盛產的時節,臉書牆上看著台灣各地朋友都聊到摘桑葚、熬果醬,我也分享一下我熬果醬的小撇步,秘密,當然就是添加香料。運用已經做好的酊劑,尤其方便。


材料
  • 桑椹 1000g
  • 乾燥藍莓(可省略)隨意
  • 檸檬片 5片
  • 香草酊劑 1大匙
  • 小荳蔻酊劑 1大匙
  • 麥芽 600g
  • 二砂 100g
  • 吉利丁 3片
步驟
  1. 洗淨陰乾的桑葚放入鍋中,不加水直接煮。慢慢開始出水後,加入乾燥藍莓(可省略)和檸檬片。
  2. 持續熬煮至水分釋出且慢慢揮發,加入香草酊劑與小荳蔻酊劑,繼續熬煮。
  3. 加入麥芽糖和二砂,小火慢煮約30分鐘,讓香料酊劑入味,也讓漿果中的水分釋出並揮發。
  4. 以冰水浸泡軟化吉利丁片後,撈出加入鍋中,持續攪拌與鍋中醬汁混合均勻。
  5. 熄火降溫後,裝入消毒殺菌過的玻璃果醬瓶。
tip
烤好土司記得先抹上一曾有鹽奶油,再塗果醬,吃起來更有風味。

Thursday, April 7, 2022

回到與土地的連結──女巫阿娥


Indie Reader 獨書人 專訪 2019 February NO. 02

--

『我寫了一本無法歸類的書。』


採訪開始,我們拿著阿娥新出版的《女巫阿娥的居家香草保健萬用書》閒聊時,阿娥笑著說了這句話。在博客來,這本書被歸類於「生活風格>居家生活>花草園藝」,在金石堂則是「生活風格>品味/指南>品味生活」,在PChome則是「抗老養生>芳香/香草療法」,在讀冊是「醫學保健>護理/保健」,這樣一本又是園藝,又是芳療,又是護理保健的品味生活之書,阿娥是如何寫成的呢?

開啟手工皂事業是一場意外

原本在國外唸書、工作、成家的阿娥,因為打算有第二個小孩,考量到台灣有親人的人際網路支持,舉家搬回台中。偶然收到一塊朋友的朋友製作的手工皂,當時她相當訝異「在自家廚房就可以做皂?」搜尋了做皂的方法,之後著迷於油與鹼的化學變化,開啟了自家廚房的喇皂之路。

也許是第三類組的背景使然,做皂這件事對阿娥來說並不只是家庭手工業,她徹底研究了做皂需要的油與精油,進而接觸到芳療。因為想完整了解精油的運作,她甚至還上了完整的芳療課程。

「那麼你是因為學習精油才進到香草保健的領域吧?」
這問題的答案可以說是,也不是。

阿娥原本就很喜歡做菜,種香草,尤其因為異國婚姻,為了建立孩子們對父母雙方成長的文化背景的認識,家中也有過美國節日的傳統。因此阿娥的家常菜中有西式也有台菜,台菜有香料,西式菜色不可少的便是香草。平常做菜依據家人的身體狀況有意識地加入有療效的香料或香草,對她來說,使用這些原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學習芳療的過程中,她發現一些精油就來自於這些常用的東西,然而在芳療圈中卻常遇到把精油簡化當成一罐單純產品的情形。她想,這可不對啊!就想要接續起精油與植物間的斷裂,因此在這本書中,她從植物開始寫,告訴讀者這株植物摸起來是什麼樣,看起來是什麼樣,有哪些特徵,再說到這株植物可以萃出什麼,用什麼方法萃取,它的療效在藥理上有什麼佐證,最後談到如何在生活中使用。

「我就是希望大家可以使用這本書。」

但是,這樣龐大的資訊要吸收要整合,還要簡單又不失真地傳達出來,我訝異她的研究精神與學習能力從何而來?原來阿娥畢業於心理系,雖未走上學術之路也受了學術訓練,長期做各式翻譯的案子建立起廣泛的閱讀習慣,加上有好奇心就想要滿足的性格,她不止研究精油也研究油,研究營養學,她進一步實踐用這些知識照顧自己的身體健康,得到自然就是最好的朋友的結論。

從香草到草藥

「其實,大自然產生這些活性代謝產物原本是植物自己要用的。」

為了深入瞭解植物的化學成分,現階段阿娥還去大學上有關植物的二次代謝產物萃取與活性分析的課。她說道,現代看似不科學的民間草藥醫學,其實是數千年來經過大型人體實驗的結果,從這個角度來說草藥需要的不是科學化,而是現代化,如何用現代的語彙去傳達給人們,也是她之後想做的事。

因為授課,她也接觸到長照這塊,她認為運用植物做居家保健,就是預防醫學的一環。尤其老人在日常生活中運用些常見植物來照顧好自己,三明治夾層就不會辛苦。相比於精油,植物取得門檻更低,更親切,所以現在如果有朋友尋求使用精油的建議,阿娥有時會給你可以摘什麼葉子來泡茶喝一類的建議。



「如果要說我有什麼投注熱情的事,就是希望讓大家不要忽視植物的力量吧!」

現代使用的抗癌藥物多數來自傳統藥用植物,人類僅認得地球現存植物物種的5-10% ,但最為寶貴的醫藥成果卻有95%衍生於植物。尊重植物的力量,善用植物的人,就是阿娥對「女巫」一詞的定義。接下來的研究目標,她希望探究如何運用本土植物來做生活保健,不只是香草,還有台灣鄉野中常見的花卉與藥草的居家保健應用,她笑著說: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女巫該做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