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大腦與嗅覺

人類的嗅覺是一個很奇妙的感官。大概沒有哪個感官比起嗅覺更容易讓人喚起記憶。突然飄過的香氣,會讓人在瞬息之間記起童年阿嬤家的五斗櫃紅眠床,初戀那個人身上的肥皂香味,或是離家求學時最愛吃的的那家餐館。當下儘管身邊帶著稚齡的女兒,或已經來到不惑之年,仍會瞬間變成那個坐在阿嬤膝上的五歲女...

Tuesday, May 1, 2018

大腦與嗅覺

人類的嗅覺是一個很奇妙的感官。大概沒有哪個感官比起嗅覺更容易讓人喚起記憶。突然飄過的香氣,會讓人在瞬息之間記起童年阿嬤家的五斗櫃紅眠床,初戀那個人身上的肥皂香味,或是離家求學時最愛吃的的那家餐館。當下儘管身邊帶著稚齡的女兒,或已經來到不惑之年,仍會瞬間變成那個坐在阿嬤膝上的五歲女孩,情竇初開的少女,或是迪斯可跳不停的青春大學生。氣味好像威力強大的炸彈似的,一直都存在人的情緒腦裡面,在你不設防的時候,突然的在腦海裡炸開來。

走進花園裡把迷迭香抱個滿懷,或是打開一罐精油,芳香分子就會透過鼻腔,碰到鼻孔的黏膜,接著刺激到嗅覺神經的纖毛,產生一連串的訊息,送到鼻孔上端的兩個嗅球(olfactory bulbs)。從嗅球延伸到鼻腔黏膜的嗅覺細胞屬於第一對腦神經--嗅覺神經的延伸,負責把接收進來的各種氣味感覺傳遞給嗅球,送到大腦的幾個不同的部位,其中最主要的是位於大腦顳葉(temporal lobe)中的嗅覺皮質,還有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裡面的杏仁核(amygdala)。
邊緣系統 limbic system
圖片來源:
https://i0.wp.com/essentialoilsforguide.com/wp-content/uploads/2016/07/limbic-system.jpg?fit=640%2C640

顳葉裡面主管嗅覺的部分,會將從鼻腔傳來的神經脈衝翻譯成氣味感受,判定自己聞到了什麼氣味。這裡也負責區分各種不同的味道,例如茉莉花與玫瑰的香氣的差異,也可以分辨出不同品種的茉莉或玫瑰之間的香氣的不同。

杏仁核位於邊緣系統中,主管各種情緒,包括憤怒、爭鬥,瞬間爆發的行為與情緒反應,自我保護,慾望,飢餓感等等。因為杏仁核主管了這些與本能與情緒相關的功能,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嗅覺這麼容易的就可以引發我們的情緒反應。事實上,因為嗅覺神經直接將訊息傳到邊緣系統裡面,在邊緣系統下方的幾個腺體,除了杏仁核之外,包括海馬迴、下視丘、腦下垂體等控制著人類原始本能行為的這幾個部位,都受到嗅覺的影響。我們的憂傷、憤怒、愉悅、興奮、滿足等反應,都會受到氣味的影響。

從嬰兒一出生,眼睛都還沒有張開就可以透過氣味的定位,把臉轉向母親乳頭的位置尋找食物,出生不久之後就能夠分辨出父母或照顧者的氣味。嗅覺讓我們可以分辨食物與環境中的氣味,什麼是新鮮美味的食物可以大快朵頤,什麼是腐敗不佳的氣味最好要避開。進入青少年期之後,我們對異性散發出來的氣味也會變得敏感。生命中的重大事件發生的當下如果有特殊氣味,這些氣味也會跟當下的情緒做連結。嗅覺這個本能,是人類生存重要的能力之一,是重要的防禦機制,對維護生命具有相當的重要性。

Monday, April 30, 2018

精油可以口服嗎?

精油可以口服嗎?


這是這幾年來在網路上與各芳療論壇裡面的熱門話題。有人(多為多層次傳銷的精油公司)大力倡議口服精油的神效,有人自始反對口服精油,認定「禍從口入」。

先把芳療上使用的一瓶一瓶的單方精油擺在一邊,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藥品、清潔產品產品裡面都有添加精油,或是在製作的過程中,就會有植物精油的存在。例如使用了薄荷精油的牙膏,添加有尤加利、薄荷成分的漱口水,或是乾燥的柑橘類果皮果乾裡面也會有柑橘類精油的存在。

我旅行到美國的時候,會特地購買把精油稀釋在植物油裡面的膠囊,作為隨身保健品,還有添加了精油,以各種藥草、樹皮細粉揉製而成的喉糖、消脹氣的口含錠等等。這些都是西方藥草學上常用的各種居家保健方式。我在課堂上教過感冒糖漿的製作,也會提到在一鍋的糖漿裡面滴上精油幾滴,增強療效。

法式芳療的教學裡面,也會指導植物油膠囊的製作,依照個案的身體狀況,選擇適合的精油,依照體質與症狀,稀釋在一定比例的植物油裡面,做成膠囊,針對症狀在短期內口服使用,處理當下的問題。

所以口服精油並不是完全不可的,只要品質可以信賴(種植、採收到蒸餾過程都安全),精油不但可以入菜,可以添加到糖漿之中。或者,在有經驗、可信賴、或接受過法式芳療訓練的芳療師的指導下,適量的口服,在有需要的時候處理身體的症狀。

我自己居家曾經使用的精油口服方式:

❖ 添加了精油的口腔產品(微量進入口腔黏膜):
➢ 精油漱口水
➢ 刷牙粉、自製牙膏
➢ 感冒前的茶樹精油漱口

❖ 少量添加於食物中 :
➢ 牛肉麵、湯品中添加香料類精油
➢ 肉類調味(例如醃漬早餐香腸)
➢ 滷汁、調味醬
➢ 甜點、派裡面
➢ 香料熱紅酒

❖ 精油蜂蜜糖漿

❖ 自製咳嗽糖漿

❖ 稀釋於植物油中的自製膠囊

提供這些方式給大家參考,是希望大家不要對口服精油心生懼怕。而且希望大家可以注意到大部分的「口服」方法,都不是刻意的口服,也不會以純油的型態入口。而是以少量添加在大量的基質裡面,濃度都非常低。

儘管提供了這些經驗,我仍不建議沒有經驗,還沒有對精油、對生理學有一定概念,對自己的身體沒有相當程度的覺察的朋友使用。不小心過量的口服精油,對身體反而產生危害,不僅口腔黏膜有受傷之虞,若肝腎負擔過重,長期更是容易造成負擔。這也是多數受過訓練的芳療師大力呼籲不要輕易口服精油的緣故。

Friday, April 6, 2018

香料南瓜蛋糕 Pumpkin Tea Cake


明明已經入春的天氣,忽焉轉涼,所以寫給秋天的食譜,也可以拿出來應個景。

---

香料南瓜蛋糕 Pumpkin Tea Cake 


某種程度上不管是荳蔻、丁香、薑、肉荳蔻、肉桂等等,這些香料只要一出現,就覺得是秋天到了。秋天除了是香料的季節,也是南瓜的季節。

我家的感恩節餐桌上都會有我從蒸南瓜、桿派皮等一步一步從原形材料做起的「手路菜」南瓜派。蒸好的南瓜泥一次總是用不完,剩餘的南瓜泥要不做成濃湯,要不就是變成這一道香料南瓜蛋糕。這個充滿南瓜香氣的蛋糕,簡易好做,甜滋滋的很適合在需要增肥禦寒的冬日,泡杯伯爵茶,或手沖咖啡,把蛋糕切片端上桌,吃完再去附近公園散步放風,就會是個宜人的週末下午。

材料:
中筋麵粉 230g
泡打粉 1 1/2茶匙
小蘇打粉1/2茶匙
肉桂粉4茶匙
小荳蔻粉 1茶匙
現磨肉荳蔻粉 1-2茶匙
丁香粉 1/4茶匙
南瓜泥 200g
融化的奶油 1杯
砂糖 1 1/3杯
鹽 3/4茶匙
雞蛋 3顆 (室溫)
砂糖 2大匙(灑在麵糊上的份量) 

步驟:

  1. 烤箱先欲熱到 攝氏 165度。
  2. 把9*5的蛋糕/土司模內側塗上奶油備用。 
  3. 在攪拌盆內把麵粉、泡打粉、小蘇打粉、肉桂粉、小荳蔻、肉荳蔻、和丁香苞等香料細粉混合均勻。 
  4. 把奶油、南瓜泥和砂糖以攪拌機或打蛋器攪拌均勻,把鍋邊的材料也刮進來拌勻。一次打入一個蛋,持續攪拌到所有材料都均勻混合。 
  5. 慢慢把步驟3的乾粉材料慢慢的加入並混合均勻,利用矽膠刮刀不斷把材料從鍋邊刮到中間,確認所有材料都充分混合,並且質地均勻一致。
  6. 把麵糊倒入土司模內,把表面刮平整之後,均勻灑上2大匙的砂糖。 
  7. 入烤箱烤約一小時,或牙籤戳入蛋糕內抽出來是乾淨的,表示蛋糕已經完成。 
  8. 從烤箱中拿出來,在模內放涼,約20-30分鐘左右,就可以脫模放到砧版上繼續放涼。 
  9. 完全冷卻之後,切蛋糕,開始享用。 


TIPS:南瓜的部分也可以用香蕉或是胡蘿蔔泥取代。麵糊可以倒入瑪芬模內,不一定要做成土司形狀。

Thursday, March 29, 2018

黃金奶茶

黃金奶茶 Golden Milk Tea

Golden Milk Tea
薑黃具有良好的抗發炎與抗氧化功效,可以消腫止痛,對腸胃消化道的不舒適,可以透過飲用奶茶的方式來幫助改善。因為發揮薑黃功效的主要成分是薑黃素,親脂的薑黃素可以搭配添加了油脂的奶茶飲用,吸收更好。南洋風味的奶茶,喝起來暖身又暖心。

材料:
  • 2杯(475ml)牛奶(或豆漿、椰奶、杏仁茶亦可) 
  • 1茶匙薑黃粉 
  • 1/2茶匙 肉桂粉 
  • 1茶匙蜂蜜 
  • 少許黑胡椒 
  • 小荳蔻1/4匙 
  • 肉荳蔻1/8匙 
  • 薑片 
  • 冷壓椰子油或印度酥油(ghee) 1大匙 
步驟:
  1. 量取所有的香料,可以的話,盡量使用尚未磨成粉的香料。用磨粉罐磨少許黑胡椒粉。小荳蔻需剝開外殼,另以完整的肉荳蔻在磨粉器上磨出所需份量的細粉。 
  2. 把牛奶和所有香料倒入食物調理機,高速攪拌至均勻。 
  3. 將混合好的香料牛奶倒入小鍋,以中小火加熱約3-5分鐘,注意不要煮到滾燙冒泡。 
  4. 沒有食物調理機的話,直接把所有材料倒入小鍋中加熱,煮好後過濾即可。加熱完成後,可以用小型的攪拌棒打出奶泡,使粉類香料與油脂更均勻混合,口感更綿密。
註:
薑黃的顏色可能會把調理機染上顏色,但薑黃對光線敏感,逐漸會褪色,殘留的薑黃粉也無害。

Wednesday, March 28, 2018

自己乾燥香草

日前友人來訪,看到娥家小院子裡的各色芳香植物,還有端上桌的肋排醬料與炒蛋裡面點綴風味的香草,碎念著自家陽台也該種點植物,但又怕無暇照顧或環境狀態不適合這些地中海原生植物的生長。 

於是阿娥建議的方法就是,去花市香草專賣店,購買看來生長茂盛的三吋盆,帶回家後先大幅採收,保留些枝條讓植物可以繼續存活生長。剪下來的香草,可以曬乾或是倒掛陰乾,或是以夾鏈袋密封捲起冷凍收藏。 新鮮植物採下來曬乾後打碎的香草,很多時候比市售香料罐裡面的香草氣味要來得濃厚,非常推薦大家可以試試看。

Dried Oregano

附上的照片,是我家院子裡枝條不斷延展下垂的奧勒岡(oregano,披薩草),剪下陰乾後用(不磨咖啡專磨香草香料的)咖啡磨豆機打碎,之後就可以裝罐收藏,煮義大利麵,熬披薩番茄糊的時候,都非常好用。 

被大幅採收過後的香草,現在正是不太熱也還沒進入雨季的生長期,只要水分管理得當,在你家陽台上安居的機率很高。把三吋香草盆栽當成耗材購買,盆栽如果活下來,就是賺到,也記得在夏季高溫多雨季節來臨之前,持續的採收。

Friday, March 16, 2018

野生高地薰衣草


High-altitude wild lavender
野生高地薰衣草

在貧瘠的土地生長,耐寒耐旱,喜愛陽光,氣味卻最為細緻,柔美,最為「花香」。這是因為高地野生薰衣草跟其他品種的薰衣草比起來,酯類含量都要高很多,因此也最具有安撫鎮靜的效果。這些額外的酯類,主要是因為在高緯度萃取,沸點較低,使得酯類在蒸餾過程中減少了被水解的機會,比較能夠完整的保留下來。

一般的薰衣草約需要100-150公斤的材料才能萃取出1公斤的精油,高地野生薰衣草則需要150-220公斤。因為在高緯度的採收到蒸餾的過程都很耗費資源,因此產量少,價格也相對高很多。


image source: https://i.pinimg.com/564x/ea/99/af/ea99af86609dac313e3019693ccede13.jpg

Thursday, November 30, 2017

Reductionistic vs. Holistic

一些思索,記錄一下。

從一個「全人」與整體療癒的信仰者的角度來說,看見某些化約論者對單一成分與化學分子的執著,或許不能理解,也無法解釋為何有些植物甚至在以蒸餾或酒精浸泡萃取之後,少掉了某個具有獨特療效的分子,萃取物卻仍可以展現那個缺乏的成分的療效,

從化約論者的角度來說,不研究單一分子,一味的強調整體效益,混淆的變項太多,非常難以釐清,要如何能夠下定論。

在研究精油與藥草保健的路上,我也自問過很多次,芳療師為什麼要研究精油的化學,或是單一分子在人體生理學上的代謝途徑。也在很多文獻的研讀與實際的應用上體會到每株植物都具有它獨特的整體療效,不是分離出來的單一成分可以解釋的。

這些年的龜步摸索之後,有了部分體會,這兩者並不衝突。我懂了在植物面前要謙卑的態度。We try to break down or analyze an herb or essential oil's components, in an attempt to understand why it is able to do what it does for us. But what's more important in trying to breaking it all down, is that we should learn to appreciate the plant as a whole, how it is capable of doing what it does for itself, and benefit us human beings who just happened to be lucky enough to share the world with them.

前一陣子在某一齣美劇裡面,有一段桂冠詩人與物理學家的對話很值得參酌。

詩人質疑物理學者,你如何在簡化一切的化約論中生活?如何能夠看見美麗?物理學家反擊,你質疑我研究美麗事物的組成分子會讓我看不見美麗,讓我引用知名物理學家理查.費曼的說法、他說,我能看見比一般人更多的東西,我能夠想像細胞,也能體會花朵之所以進化,是為了讓顏色更吸引昆蟲,這也表示昆蟲能夠看見顏色,也許昆蟲跟我們一樣可以體會顏色之美。對這些細微成分的體會,只會增加世界的美感,不會減少。所以,詩人先生,我不僅只活在一個美麗的世界裡,我還瞭解這個世界為何美麗。

ps. 最後詩人在隔天的早晨把物理學家的論點,寫到他朗誦的新詩裡面。

Let me tell you a little something about beauty, Mr. Hobbs. 
You seem to think I can't appreciate beauty because I study the intricacies of its components. 
It was Richard Feynman, physicist, personal hero of mine, who put it best. He said that he could appreciate the beauty of a flower more than, say, uh, you. He said he could see more than the average man sees. He could imagine its cells, he could appreciate that the flower evolved in order to make its colors more attractive to insects. Which means that insects see color. I mean, maybe they share our aesthetic sense. Recognizing the majesty of the quantum world only adds to the beauty of life. It does not subtract. So to answer your question, Mr. Hobbs, I don't just live in a beautiful world, I understand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