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關於巫的力量

偶爾有讀者會發訊息問我,How did you get to where you are? 想問女巫阿娥是如何成為現在的你呢?收到這樣的訊息,閃過我腦袋的不是一個念頭,是十萬字論文(笑)。我的人生怎麼走到這裡來的,真是個好問題啊,我用了前半生找到人生的方向,人生下半場的現在仍是持...

Sunday, July 12, 2020

小荳蔻酊劑

週間某個晚上,夏夜依然酷熱。拿出日間熬好的冬瓜糖漿,對上牧場鮮奶,調製冬瓜奶茶。長工突然拿出櫃子裡的酊劑,與國中生兩人開始實驗調香料奶茶。加入了香草荳酊劑與小荳蔻酊劑後,整杯冬瓜奶茶突然就升級了。兩人迫切討論著還可以加什麼,丁香苞的酊劑也試試看,seemed a bit too much. 實驗兩日之後,父女倆決定 less is more, cardamom tincture is all you need. 看在巫婆調製酊劑也有幾分苦勞,兩人製作奶茶時都會獻上一杯給媽媽,這兩日喝下來的心得,就是,冬瓜糖那一股焦糖香與小荳蔻酊劑是絕配,「欸,這可以拿來跟人說是太妃糖奶茶,也沒人猜得到你加的是冬瓜糖漿啊!」好喝好喝。
如此炮製下來,小荳蔻酊劑很快的就消耗殆盡,於是餐後陪國中生寫功課的同時,巫婆媽媽認真的一邊剝小荳蔻的殼,開始鍊,綠金香氣。你的數學考卷與聯絡簿請一旁排隊稍待。
照片裡的盤子上,剝開的小荳蔻籽被我分成三種等級,淺褐色的,乾燥、香氣淡薄,基本上是在植株上仍未成熟就被採收下來的空包彈,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巫婆媽媽勤儉持家,泡酊劑的時候還是留下來一起丟進伏特加酒裡面了。第二級的籽略黑、乾燥、有香氣,但沒有下一級的來得濃。最好的就是黑得油油亮亮這一堆,在植株上熟成飽滿,在對的的時刻採下來乾燥,完全持有小荳蔻應有的油脂與香氣,是極品。
泡小荳蔻酊劑做什麼用呢?
滷肉的時候,泡藥草茶的時候提味,牙痛,脹氣消化不良胃糟糟可以含一小匙(a little bit of alcohol is soothing),或者,施幻術把冬瓜奶茶變成太妃糖奶茶的時候,夏季特別適合,冬夜暖身也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