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

關於巫的力量

偶爾有讀者會發訊息問我,How did you get to where you are? 想問女巫阿娥是如何成為現在的你呢?收到這樣的訊息,閃過我腦袋的不是一個念頭,是十萬字論文(笑)。我的人生怎麼走到這裡來的,真是個好問題啊,我用了前半生找到人生的方向,人生下半場的現在仍是持...

Thursday, September 26, 2019

傷痕│看見

其實暑假到九月份(或者其實再往前一點都是啊這位太太),阿娥都在一種低~中度憂鬱的狀態中。

生活如常,養小孩做生意過日子,都難免有起伏,都有大聲歡笑與咬牙咒罵的的時刻。但大部分的時候阿娥就是one step at a time的走過來,無事。

那為什麼有低度到中度的憂鬱狀態呢?是一些過去的創傷在身體裡面浮現的緣故。我記得上木湯匙雕刻課程的時候,在砂紙打磨的步驟中,曾經被老師的話打中過。老師說,第一層比較粗的砂紙,如果沒有打磨到整體細緻度完成,留下凹槽或是挫刀痕跡的話,後面換再多號的細緻的砂紙,那個痕跡都會浮現出來。

沒有處理好的舊傷,最後都會再出來討債的意思。

唉唷都過了那麼多年,也不是沒有處理過,有需要再次陷入悲傷嗎?我這樣問我自己。然後就在冥想靜心深呼吸中,一次一次排解,一次一次告訴自己其實這樣就過去了。但是宇宙媽媽沒有要放過我啊,土星大人也搖搖手指頭說 no, no, not quite just yet. 祂在不同的時刻,在騎車的路上,在手機的畫面中,在散步路徑的轉角上,在診間路人的語氣裡,置入了各種提示閃卡,一直提醒我,「ㄟ小孩,你還沒處理完,你來,好好看清楚你的傷口到底是在哪裡」。「不不不,不是你以為的那裡,是這裡,來,再看清楚一點。」

好幾次打滾耍賴之後,我終於好好的面對並且對自己承認了那個恐懼。都說療傷的過程是要先看見,面對,然後才能放下。至少我(好像)看見也承認了。就從現在開始。

但是大家在路上在教室裡面遇到我的時候不要問我「你好嗎?」我會跟你說我很好,或者我還好。也別問我到底是什麼事情,私密的傷痕不會在公眾場合出口。只是要跟大家說,傷口每個人都有,而且你自己去要看見自己的傷是在哪裡,傷勢有多嚴重。無人可以代勞。

可是都受傷了,那麼久以前的事情,打磨也來不及了那現在是要怎麼辦?

ㄟ沒人跟你說湯匙有個小凹痕就不能用啊!因為湯匙的小凹痕說不定還可以多裝一點點湯也沒什麼不好。就是要看見它,確認它是個凹痕,而不是破掉一個大洞,然後接受凹痕的存在,並且跟凹痕共存。

這樣。就,療癒了。For now anywa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